说说民间官窑瓷器的来源

2019/01/31 15:48
浏览量:

  民间有官窑瓷器吗?这是一个争辩了很久却好像永无准确答案的问题。每一个收藏家、专家,都会持有不同的意见和看法,分析出来,也大都不无道理,今天,我们尝试着用社会科学逻辑观,聊聊这个命题。

  民间有官窑瓷器吗?笔者的个人观点,是有,当然有,肯定有!下面从几个观点,来分析一下笔者个人的拙见,如有说得不对的,欢迎评论指正,共同进步。

 

首先,我们得理清民间官窑瓷器两个概念。

  所谓民间这个概念,笔者个人的理解,是相对于宫廷的,也就是说,普天之下,除了紫禁城(拿明清时期来举例子),都是民间。我们知道,从宋代开始的科举制度的完善,已然给了民间一条非常阳光的向上通道,试问,有哪几个执宰不是出自民间?他们从民间来,最终也会往民间而去,不管他们曾经是多大的官,曾经多么的位极人臣甚至操盘整个天下,都将殊途同归。这,就是最真实的民间。接着,我们再说官窑瓷器。所谓官窑瓷器,更是不需对其保留有多神秘莫测的态度,笔者的上一篇文章,有粗浅地分享过个人对于官窑瓷器与民窑瓷器的区别的思考,这里就不再啰嗦。所谓官窑瓷器,无非就是皇家出资订做、派官员下地方督造、以皇家名义自行开御窑厂等方式烧制出来的产品。比之民间窑口的制品,成本更高、出品率更低、对品质更讲究,说白了,其实一个词就能概括,无非就是一些比民间窑口生产的瓷器更加的精美而已。真心没什么神秘的。

理清这两个概念之后,我们进入正题,民间官窑瓷器的来源。

1:皇帝赏赐

  自古皇帝赏赐有功之臣是惯例,有功不赏,谁还跟你混啊。而赏赐,其实无非两种,简单说就是升官发财,就这两条路而已。升官当然是相对来说比较需要慎重考虑的一种做法,毕竟官爵是会有尽头的(最高尽头正是皇帝本人),而皇帝赏赐的人往往又都是身边的人(离得远自然有其他人代表皇帝去做赏赐),自然官爵已然不低,再赏,可能只剩下皇位了。所以,自古以来,比较受帝皇青睐,也能让功臣普遍接受的做法,还是以赏物为主。

  我们知道,从商周时期就有赐金的说法(当时其实是铜),而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国家的富足,则逐渐的演变为赏赐一些高雅难得的器物,一来能体现出皇家的品味,二来某些器物有寓意能起到训诫的作用,三来臣下也可引以为荣做陈设展览,四来在国家富足时期,说实话,能得到皇帝赏赐的身边人谁缺钱哦。

PS:并且,由于赏赐的器物逐步演变成为艺术品,所以有时候皇帝赏赐物件全凭心情,不一定非得有功,也许是君臣艺术眼光相仿、也许是偶有所感借物表意。如《千里江山图》就是徽宗赏赐给蔡京的,据记载应是有训诫之意。

  入宋以来,受益于宋代政治环境的宽松、经济环境的大发展,人民的生产力是直线上升,各类商品琳琅满目,由此我们中国的商品开始大规模地走向全世界。而外国人最稀罕的中国商品,就是瓷器、丝绸与茶叶,这一点恰恰证明了瓷器在中国的诸多商品里面的地位。

  然而,总的来说,宋元时期的记载资料相对不是很全面(宋史一改再改、元代短暂政局不稳),明清因为距今时间较短,是以各方面的资料就相对比较齐全,而又属清宫登记最为详尽。从清宫的档案反映,皇帝赏赐的对象,都是身边的人,有王公大臣、皇子公主、蒙藏贵族、身边侍卫等等。数量有多有少,品类也并不单一(以瓷器举例,多的时候有数千件之多)。

  甚至于,皇家还会制作某一些器物专门用于赏赐用途(如明代的佛像、清代的赏瓶、贲巴壶等等),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皇家赏赐器物的规模绝对不小。

 

2:皇家变卖

  这一点是毫不奇怪的,甚至这个可能占据了民间官窑器的绝大部分。我们知道,在古代,国家是分国库和内库的,简单说就是,国家税收入国库,是用于投入在国家的公共事业上的,比如基建、赈灾、用兵等等。而皇帝的个人开支,则是用的内库的金钱,等于说是皇帝的个人小金库吧。当然,在封建专制时代,天下都是皇帝一个人的,所以经常性的出现没有明显区分开的情况。但是不管如何,皇帝要动国库的钱,得经过大臣之手,还是比较不方便滴。而把官窑瓷器变现来充实自己的小金库,是一个很不错的渠道(近侍帮皇帝出宫售卖产品的记载屡见不鲜)。

  另外,遇到一些物件磕碰、不够精美、久藏不用等器物,也会拿来变卖。(如清宫记载乾隆就曾将康雍乾三朝的部分瓷器变卖,总计超过二十万件之多)

  还有一些皇帝提倡节俭,自然会清理宫中一些非必须品变卖(如嘉靖道光)。

  或者,遇到国家穷困,或生存成困,那可就不分什么国库内库了,能卖就卖,专门挑精品值钱的卖。(如溥仪人尽皆知的疯狂变卖元明清精品)

 

3:监守自盗

  关于这一点,可以说是无所不在,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从景德镇制作开始,到运输至北京的途中,再到紫禁城内广储司瓷库,每一个环节,都不可能尽善尽美。其实这么一说,大抵看官们都能理解,不过我们还是简单举几个例子吧。

  如:宣德时太监张善督陶,贪黩酷虐下人不堪,所造官窑瓷器多以分馈其同列,事闻,上命斩于都市,枭首以徇。,意思就是张善这个督陶官实在不像话,又酷虐下人,又以职务之便老是送官窑器给同僚,所以,斩了。从这一件事我们就知道,这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现象,只是大家慢慢地就做得更加的隐蔽一些罢了。再如:清宫记载,清光绪三年,紫禁城内广储司瓷库西墙被挖了一个洞,发现丢失瓷器101件。之后清光绪二十一年,二十六年,又有类似现象的发生。

  要知道,这还只是有记载的官方文件的一小部分而已,对于监守自盗流出的官窑瓷器来说,可谓如沧海之一粟。试想,在生产、运输、库存的过程中,可不仅仅是历史留名的官员会参与其中,更多的是默默无闻的基层、老百姓,这一部分力量来完成监守自盗的伟大使命,才是灿烂而无法阻挡的。

  一如著名督陶官唐英在接受组织调查之后发出的由衷感慨工匠之弊,又不胜防也。

 

4:次品处理

  这个就更加容易理解了,说白了,就是烧制出来的,没有能够挑选入宫的器物当中的精品。部分相对来说水平较差的,会直接摔坏掩埋,没的辱没了官家的身份嘛(明清时期官窑多数有落皇帝年号款)。而其中部分有一点小瑕疵的器物,有一些会运回宫廷,之后再变卖,有某些时期是直接在景德镇变卖处理。所以,我们偶尔会发现一些有落款的官窑老件,上有些许瑕疵,或器型不够严谨、或釉彩些许黯淡等等,都有可能是这样子的产物。这一部分,当然也是民间持有的官窑瓷器当中的一大部分。

 

5:民烧官瓷

  我们知道,官窑制度在明清两代才算是形成基本的定式,在明之前,一来由于史料的缺乏,二来从各种野史我们可以大致推断出来,就是没有形成一套统一官窑瓷器烧制的官僚制度(区别大致可以理解为明清官窑是一个国企,元以前的官窑是承包国家工程的窑厂)。唐宋之际,通常是由官方指派官员下到地方窑口挑选,其余的藏品则由工匠上市销售。元代的官窑制度目前史料缺失,至今为止,我们还看不到其文字性的详细记载。虽然如此,我们还是可以从明清时期的官窑制度当中,来合理地推测出我们想要知道的一些事情。

  明清官窑,制度已经形成并完善,就是指派督陶官到景德镇御窑厂(明称御器厂)为宫廷烧制御用瓷,而不准其窑工烧制任何的商品瓷,这当然只是理想中的一个规定。而规定之所以出现,我们知道,那就是因为有不符合规定的事情在出现。这其实是社会运行的道理,很多的规定之所以出现,恰是因为这种合理性不被立法者所认可,这才有了这么多的规定。社会运行的很多内在规则,是因其合理性而存在的,但凡这种存在,往往合理不需要规定(如:官方不需要立法规定大家要吃饭,大家饿了自然就会吃饭)。

  首先,皇家不会管到烧制具体的细节,只会说出自己要求的数量,在这种前提下,督陶官为了完成任务,自然就各方面都要综合清楚,宁愿多,不能少。是以,在材料、工本这些方面,必然只能投入更多以期完成任务。加上在烧制成品瓷器的时候,又是无可避免地肯定会有消耗的(现代也如此),所以更要多烧;有时候,在赶工时的前提下,督陶官还会强迫其他窑场搭烧官窑器,这又是很大一部分多出来的官窑瓷器了。而这多出来的瓷器,自然是不能送到宫里的(超额完成任务可不是什么好事),就只能在当地消化了。就算是遇到一个极度臭硬的督陶官,要求全部都现场打成渣,恐怕也是难以实施的,毕竟,这对于百姓来说,可都是代表着白花花的银两啊!

  所以,我们得出结论。连明清专制而独裁的政治环境,看当时的御窑厂瓷器的烧制,仍是漏洞百出,遑论开明的唐宋时期,我们不说狭义官窑器这种概念,就说类官窑器吧,伴随着这些官方窑口的烧制,老百姓手里头也肯定不会没有,也许可以比较形象地概括成一句话,就是官家吃肉,百姓喝汤吧。

 

5:厚葬之风

  我们中华民族自古就有祖先崇拜倾向,每一个民族在未完全开化的时期,都难免会对自然界一些力量巨大的现象产生害怕到崇敬到祭拜的这么一个过程,所以,在那个年代,大家都信神。而我们中华大地上算是最早抛弃神学说的先进民族(周开始神已不知为何物),其实真正有对于神的崇拜,也仅在商(夏尚未有这方面的具体详尽的考证),而商代的神,其实也是商人的先祖,这一点足以反映出我们中国人的祖先崇拜现象。

  没有了神,祖先还是要崇拜的,这涉及到一个人的品德问题(不忘本),特别是在儒家学说统治中国之后,忠孝成为一个君子最重要的品德,不孝何以言忠。这就导致了在以举孝廉为官员引进制度的古代,更为重要。

PS:唐之前,做官都是靠类似举孝廉的方式,即在职官员举荐一些孝廉型的人才来为国服务。宋始,才形成了以科举、考核的做官之道,然而忠孝概念已经深入人心千年,就算不以举孝廉的方式举荐提拔官员,也已经形成对一个官员道德的基本要求。

  所以,孝是如此的重要,那又要怎样才能体现出自己的孝呢?父母生前当然要百依百顺,父母百年之后,就表现在厚葬了!

  其实,两晋之后的中国,严格意义上来说,已经不能算厚葬了。汉代及之前,活人陪葬、金银珠宝等各式各样的厚葬之风横行,所以在盗墓界有一句玩笑话,曰汉代把半个国家的gdp都埋到地下去了。从曹操开始,提倡薄葬,不许要活人陪葬(以人为本,且敢为天下先,点赞),之后,从两晋开始流行以陶瓷器陪葬入土(成本相对低且可以塑造成任意形状),如著名的唐三彩,就是陪葬品。

  虽说没有了活人陪葬,但是孝之一道已然深入人心,父母百年之后,子女还是希望能尽量多的陪葬一些器物以供阴间使用,这就出现了大量的陶瓷陪葬器皿。

  所以说,官窑瓷器,通过上述分析的种种渠道,在流入民间之后,有部分王公贵族、封侯拜相者,就算生前没有变卖家中的官窑器,死后也很大一部分会随之入土,之后,再拜盗墓者的心灵手巧而重见天日,这又是民间官窑器的一大来源。

 

6:天下动乱

  战争年代,其实就不用多说了。古代有断断续续的很长时间,军人从军是军饷极低的,加上为了鼓励攻城掠堡,往往会许诺入城之后纵军人抢掠几天,金银财富、丝绸瓷器、绝色美人在这个时候往往就会易手。

  而我们中国自古就除了首都之外还有陪都等几个发展程度不亚于首都的大型城市,且自宋以来,我们中国打了多少次仗,正统的朝代都换了几个,更别提一些地方政权的更替了。每一次动乱,每一次的财富交替,每一个大城市的兴起与衰落,都会导致大量的官窑瓷器流入民间,这是非常自然的现象。看近代,八国联军在我们中国搬走了多少精品古董?这就是现在经常会有爱国的收藏家去海外拍卖回购我们中国古董艺术品的原因。而八国联军能搬走多少东西跨过大洋?能有家住北京城的老百姓搬得多吗?这个永无确切官方答案的问题,其实在每一个收藏家的心中,相信都是会有比较一致的答案的。

  所以,每一次的动乱,又会有一批官窑瓷器在不知不觉中流入民间。

  重庆市鸦屿陶瓷有限公司    备案号:渝ICP备1700170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重庆分公司